格尔木精神病院

5sing/微博:格尔木精神病院,b站:格尔木粮仓,粉丝群:204053955【其他同名群皆与本社团无关】

【瓶邪】扇子

上官邹琅:

(摸一条小鱼,看图说话)
“在写什么?”
已经到了饭点,餐桌前却空无一人,张起灵舀了小半碗腌笃鲜,推开了吴邪的房门。
书桌前的人身形一颤,似乎被他突然的闯入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。
“小哥,你怎么走路都没声啊,吓我一跳。”
“一会该吃饭了。”张起灵舀起一勺汤水,在嘴边吹了吹递了过去,“尝尝咸淡。”
鲜汤熬成了奶白色,春笋的清香,排骨的鲜味,还有火腿的醇厚味道一块溶在了这一碗腌笃鲜里,这是吴邪妈妈的拿手菜,也是吴邪小时候对春天的最大期待,一口下去,仿佛回到了烟雨朦胧的江南。
也不知道张起灵什么时候学的这个。
一碗汤下肚,吴邪肚子里的馋虫也被勾起来了,往常这会儿早该饿了,只是他今天写扇面写得太投入,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。
朋友托吴邪写两幅扇面,还邮了一套写瘦金用的毛笔过来——之前因为笔写坏了,吴邪已经很久没写过字。
光是练笔就练了两三个小时,毕竟扇面不同于宣纸,写坏了,整把扇子就废了,所以他格外小心。
写完两幅扇面,还有富余的——朋友邮了四幅空白扇面过来,就是怕他写坏了不好改,雨村这么偏僻,想再买扇面也不好买。
吴邪看着那两幅扇面,决定给张起灵和胖子一人写一把玩玩。
胖子那把很简单,正面四个大字——知足常乐,背面也不知道写什么好,干脆空下了。
反正胖子也是个粗人,扇子能扇风就行了。吴邪心想。
给闷油瓶的那把写什么好?吴邪把笔提起又放下,笔尖的墨汁都干了好几回,还是没想出来太合适的。
兄弟情深?好像不太对,像给他发好人卡。
救我狗命?呸,怎么连自己也给骂了。
总不能写沉默是金吧,现在都够金贵了,再闷点该憋成化石了。
好不容易想到可写的内容,吴邪正兴致勃勃写到一半,张起灵就进屋了,扇子背面字很多,吴邪一惊,差点把正在写的字写坏。
虚惊一场。
汤碗见了底,吴邪注意到张起灵在看他身后,连忙拿手虚虚盖在扇面上,又不敢压实——墨汁还没干透,吴邪就像个被妈妈翻到情书的中学生一样慌张。
“不许看!”人一着急,说话的声音就大了点,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,吴邪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,立刻有些心虚,声音也小了下去,“一会写好了再给你看……”
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,就算有腌笃鲜也没用。
刚扒完碗里的饭,吴邪马上风风火火地回了屋,门半掩着,张起灵洗完碗筷,看见那人正在昏黄的台灯下,仔仔细细地装着扇骨。
张起灵随手拿起一本书,心思却没在书上,半晌,那扇门里终于传来了噔噔的脚步声,由远及近。
吴邪献宝似的把扇子递到他手里,徐徐展开,每一字都苍劲有力,盘亘在烫金的扇面上。
“满意不满意,要不要再给你写俩挂床头啊?”
只见扇子正面两个大字,朝暮。反面的扇骨上密密麻麻地盘着几行小字:浮世万千,吾爱有三。日,月与卿。日为朝,月为暮,卿为朝朝暮暮。
落款,吴邪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梗来自 @格尔木精神病院 我大哥,最后一句台词和扇面都是大哥写的,实在太甜了我摸了个小破鱼。文里的朋友是我寄几……多的两幅扇面会拿来抽奖q3q想参加的旁友可以加院里粉丝群:204053955


上图:




评论

热度(275)